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化学弹 >

东林党为什么不怕亡国

归档日期:11-30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化学弹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一,认为国家不是自己的,而是皇帝的,折腾完了也和自己无关。所以一有机会就使劲捞,捞到手的才是自己的。

  三,感觉自己得到的好处还不够多。说不定变天的时候,还可以趁机混水摸鱼,得到更多。

  展开全部为什么?早在东汉末年鲁肃就给出了答案:亡国之君不是君,亡国之臣还是臣。

  做官的,旧主子没了,换个新主子照样伺候。满洲人来了伺候满洲人,日本人来了伺候日本人,东林党就是这么一坨人。看看近现代史那些无耻文人,这就是“东林党”的后代。那么“东林党”到底是怎样一坨人呢?

  首先,网上总有人拿东林党和清教徒相提并论,鼓吹中国明朝出现了“资本主义萌芽”。这是为什么?因为资本主义取代封建制度是历史的必然,而欧洲先迈出这一步,这就刺伤了某些人的民族感情。所以必须提出一个论调,证明明朝没有落后西方多少。简直可笑。

  于是资本主义萌芽最后的结果,就是工业革命。工业革命之后,国家正式进入资本主义社会。第一个捅破天花板的是英国,和明朝没有屁的关系。

  看到了吧,资本主义是何其复杂的蜕变,包括农业,工业,经济流通,国家体制,社会结构全方位的革新。如果说明朝人开个店,雇几个工人,做点生意就是资本主义萌芽;荷兰人做成了那么大生意,称为海上马车夫,都没有爆发工业革命。东林党人就那么有身价?

  a.圈地运动让大部分农民失去口粮,沦落为无产者,为产业工人的数量提供了保障。

  怎么样,东林党和清教徒一样,都是地主或者商人,国家的形势也是如此的相似。而且明朝比英国大了不知道多少倍,无论是钱,还是人,包括资源,完爆英国。可结果呢,东林党执政半个世纪搞出些什么?

  这是什么意思呢?意思就是,佃农虽然少了,但生产技术提高了。农场主生产出来的粮食足够大家吃,只是要花钱买(商品粮)。这意味着失地的无产者如果要吃饭,就得出卖劳动力换取报酬,顺其自然成为了产业工人。

  而东林党呢?这些地主阶级和明朝的宗室一样,占有着大片土地,但本身对农业狗屁不通,更别说发展生产。明末的粮食就算全部换成“商品粮”,也不够国家的人吃,那么请问:产业工人就是挣到了钱,买什么填肚子?

  答案a:农业是第一产业。资本主义萌芽的发展,是农业从小农经济蜕变到资本主义农场的必然结果。换句话说,工业社会是农业社会发展到了极点,膨胀出来的,改版了,升级了。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,一个工业地区的发展,需要周边多少农业和副业支持?有那么多人聚集在城市,一天不运粮,能饿死几万人。

  清教徒虽不是什么好人,但他们有个规范放在那里。清教徒认为人应当“享受现世”,“公民合法的,通过劳动赚取的财富是神圣的,不可侵犯的”。看吧,人家首先大大方方承认,老子要享受。然后呢,钱是通过劳动(剥削)赚来的。

  东林党呢?首先心口不一,嘴里说要勤俭,要做道德模范;背地里喝花酒,娶伎女。且不说东林党是否懂得怎样理财,单说他们的收入,依然是专制皇权的小农经济体制下,用最原始的政策从农民嘴里抠出来的。

  这个论题可是啪啪打了东林党的脸。首先和清教徒相比,东林党人没有议会。确切来说,是他们的那个“东林书院”虽然也开会,但可悲的是他们不懂得什么叫“开会”。

  因为开会有几个根本的原则:提出问题,就事论事,寻找解决方案;不允许偷换概念,不允许道德绑架,不允许人身攻击,不允许打断别人发言。

  这是因为:开会的目的,是要集思广义,解决问题。就像打仗一样,人多力量大,行政上的问题更需要团结众人的大脑,才能有更广阔的发展。

  但东林党人根本不懂得开会的目的,他们开会就是为了发泄情绪。所以无论是在朝会上,还是在书会上,没有一次会议真正提出个一个实际问题,更无从去寻找到解决方案。

  东林党说:收商业税,违背圣贤之道。农业是根本,要收只能收农民的税。(偷换概念)

  结论:东林党的“非黑即白”逻辑,除了好人都是坏人,除了明君都是昏君,除了他们没好人。

  说实在话,他们这种在朝会上“铁骨铮铮”的开会形式,在清教徒那里早就被请出会场了。而且东林党如果真的遇上了“资本主义萌芽”的议会,他们会悲哀的发现:一定要紧抓主题,不能自由发挥,还不能打断别人说话,又不能进行人身攻击,更不能偷换概念。如此一来,东林党人在会议上将没有任何发言的内容,只能开“听证会”。

  最后一点,东林党人没有契约精神。或者说,中国人在古代没有契约精神这一说,真正教会中国人契约精神的,正是清教徒于1842年签订的不平等条约《南京条约》。不信请看东林党人对“我”以上文字的会议记录:

  我:一开始我就说明了这是“不平等条约”。现在谈论的只是契约制度,不涉及内容。

  东林党:胡说!我们明明比英国更早出现资本主义萌芽,只是被万恶的满清打断了!

  我:你们这不叫资本主义萌芽,你们使中国社会倒退,虽然历史并不该由你们负全责。

  东林党:不听不听,王八念经!你说得不对,我们说得才对!因为我们有道德,所以你没道德!因为我们是好人,所以你是坏人!因为我们是资本主义萌芽,所以清教徒不是!

  东林党:因为我们正确,所以大明不正确!我们的利益至上,所以大明该亡!因为头皮痒,所以要剃发降清!

  到目前就我看的古人的正史、野史阉党就没有找到一个好人。现代“历史发明家”的当然不算,比如灰熊猫就用一篇网络穿越小说《窃明》给阉党翻案。被那些阉党支持者奉为至宝,实在是可笑。阉党的可恨在于违背了人类的基本道德,也违背了一个正常人需要的社会秩序。比如秦桧、宋高宗虽然卑鄙,虽然苟且偷生,但他们还是要一个符合他们需要的社会秩序的。这样他们才能继续他们腐朽的统治。而阉党整个是胡来,根本也没有长远的打算,怎么乱怎么来。所以我当初见到居然有给魏忠贤翻案的人渣,不由得愤怒的目瞪口呆,毛骨悚然。

  另外: 我很奇怪那么大一个阉党,魏忠贤五虎十彪,五百儿孙,党羽片天下。就找不到几个拿得出手的人物吗?这样的阉党,说他们是做好事利国利民是正义的,不是哄鬼么?

  东林党其实要求的是知识份子的精英民主政治,个人品格要求类似于基督教里的清教徒,过于理想主义,党内的人有一点错误立即开除,反而与许多人结下了冤仇,如阮大铖、魏广徽等人。甚至也误伤了一些并无大错的中间人士,搞正邪不两立,所以能团结的人很少。

  东林党的政治要求触犯了皇亲国戚、勋臣宦官、贪官污吏的利益。 首先皇权是家天下的,也就是顾炎武所谓的皇帝者,独夫民贼也,“独夫民贼”怎么能容忍家族权利受到损害?所以崇祯上台后虽然除掉魏忠贤,但并不重用东林党,东林党的钱龙锡、孙传庭、卢象升、孙承宗都不同程度受到打击。反而重用了温体仁、杜勋、高起潜、杨嗣昌这些后阉党人物。 而皇亲国戚、勋臣、宦官都是皇权的寄生品,皇权受损,他们的利益何在?尤其是宦官牺牲了生理机能,降低了尊严道德服侍那些皇子皇孙、公主妃嫔,所求的无非是荣华富贵,让他们不弄权、不贪、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。 贪官污吏也不用说,你东林党要讲道德,你要清廉,你要学海瑞,你这是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啊。

  所以东林党用毛伟人的一句话来说,那是小资产阶级的局限性,革命不彻底,不敢相信群众,也不敢发动群众,注定要失败。(这有事例的,东厂爪牙去抓拿六君子、七君子的时候怕的要死,他们怕的是那些愤怒的老百姓,反而是那些”君子“们劝止为他们打抱不平的老百姓,然后自己老老实实的去自投死路,这种迂腐、愚忠毫无效果,毫无用处。) 我看东林党要改革成功,要搞君主立宪成功,先要学五四运动,把儒家孔老二先打翻在地,否则君君臣臣永无翻身的机会。天启也好,崇祯也好,换谁他们一样吃瘪。

  有人说是没钱。崇祯没钱了。那么很多人忽律了一个问题。那就是钱在谁手上。跟谁要钱?下面这些史料回答这个问题:彭孙贻在《平寇志》“(大顺军)其所得金,大约侯门十之三,宦寺十之三,百官十之二,商贾十之二,共七千万两。谈迁《国榷》“所掠输共七千万。大约勋戚、宦寺十之三,百官、商贾十之二。 毛奇龄在《后鉴录》“(大顺军)进拷索银七千万两,侯家什三,阉人什四,官什二,估商什一. 。 这数量远低于百官的太监居然占了三四成,当初熊廷弼答应贿赂给魏忠贤银子却拿不出,放鸽子的下场就是传首九边。 皇帝没钱,阉奴却有钱,耐人寻味。还有,钱都花到哪里去了?答案是军饷、朱明百万皇族寄生虫、贪官污吏、太监集团。主要就这四块。再问有钱就有用么?答案是没有用。

  1:儒家的腐朽虚伪的君君臣臣等级制度管理国家已经玩不下去了,靠皇权独裁加一些无节操的阉奴管理这么多人口、这么大的国家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了。(满清后来能管理,那是靠和社会文明的倒退),东林党做了一些重整道德和精英宪政的挣扎,但很快被皇权和无节操的旧文官势力如浙党、昆党、齐党什么的联合打击在地。(顾炎武、黄宗羲后来反思,直接指出“皇帝者,独夫民贼也”。) 东林党不敢反皇帝,不敢发动群众,永远没有用。

  2:以当时小冰河的天灾,就是把金山搬到大明去,都没用,为什么?金山不能当粮食啊!大明产的粮食已经养不活马尔萨斯怪圈下的大明人口。当时又不能全球贸易,就算全球贸易大明这么多人口,没有工业文明也很难供应。

  不得不说左光斗的南稻北种的努力还是有效果的。可惜被魏忠贤给杀害了,如果左光斗这种务实的农业专家不死,那么他会不会提前大面积推广红薯、玉米呢?可惜没有如果。反正最后让康麻子捡了个便宜,弄出个所谓的“康乾盛世”来。就这一条,天下人就应该把阉党、魏忠贤死死的订在历史的奸恶罪人的柱子上。

  3:徐光启、孙元化引进西方科技的失败。没办法,谁叫他们赶上这么个混乱不堪的时代呢?如果不是战乱,不是小冰河,民富国强的年代里,西方科技完全可能提前进入中国,提前被中国人接受。

  严肃的历史学家是根据历史事实说话的,会有各种文献做考据,他们不能像网络历史发明家那样想怎么来就怎么来。只要有一次学术硬伤,这一辈子的学术名节也就会被责疑。

  即使写南明史的顾城(正规历史学家也就顾城一人如此,其他历史学家写的南明史都是褒奖东林,抨击阉党祸国的,),出于阶级斗争的思维,他也不能把阉党的品行和作用洗白,对东林党用词苛刻也不能否定东林党的爱国和民族气节,只是一直抱怨他们意气用事,抱怨他们无能而已。虽然被阉党后人如获至宝,但也说明不了什么。国外的学者甚至褒奖东林党人是重整道德的十字军。

  所以直到现在,稍微严肃一点的历史学家,哪怕连易中天那种说书的“历史学家”对阉党都是不屑一顾的,因为他们确实不是东西,做的不是人事,也找不到几个像人样的人物。(东林党好歹有杨涟、左光斗、孙承宗、夏完淳、黄道周、刘宗周、郑成功、史可法、陈子龙等等数不尽的正面人物啊)至于那些所谓阉党会收税,东林党代表江南地主利益的可笑段子,早被一些有历史知识的网友根据文献批的体无完肤。但网络阉党假装不知道,还继续宣传,毕竟网络上人员的智商、知识、节操都是参差不齐的。他们能蛊惑一个是一个,蛊惑一时是一时。

  但官家对东林党宣传、褒奖力度减弱甚至基本停滞,现在的商业社会、功利思想严重,对道德良心那一套也就淡漠了。(有一个阶段,连官家自己的烈士人物都被一些喷子喷,好在现在已经立法保护)

  至于网络上的那些为阉党翻案的,笑笑就好。(那些很多是阉党后代,这些阉党后代还有群,我曾经加进去过,整天就琢磨怎么给魏忠贤翻案)还有就是没什么文化还喜欢装逼、又不老老实实读正史的人,不甘心寂寞,或者受蛊惑、或者就是图个逆反心理在推波助澜,但说到底都属于民间“历史创造家”。徒增笑尔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voxthebook.com/huaxuedan/890.html